註:原本以下留言是留在Rika的無名網誌,但已被刪除,所以,留在這裡。
不想多說其他的,奈落仍然會繼續活動,不會因此而受到影響

from deen
到現在還記得初次見面的光景,跟現在,似乎沒有太大的不同。
跟每一個團員一樣,你有很大的野心,有很多想完成的夢,但卻總是顧此失彼。
一年多來,每個團員都盡力想拉近跟你的距離。
忽遠忽近忽冷忽熱,你是會依自己心情生活的人,不適合團體,更何況是奈落這樣的共同體。
大家都累了,看著你活在劃地自限而痛苦焦燥的日子中,我們仍幻想著你能踏出為人著想的那一步。
自你剛到台灣我們就認識了,若是像你曾說的,我們在台灣對你有所謂的照顧或情感...
為什麼,你跟奈落的距離永遠那麼遠呢?
我很想,一直很想,當你是奈落的member,但只要一這麼想,就會不斷受傷痛苦與失望。
所以,一直只能消極當你還是剛練團時的guest,只有這麼想,才能逃避。
一年前,你在拉麵店門口,問我們能不能加入奈落。
那時的奈落很開心,很開心...
你講的每一句話,奈落都記得,都當成是一起要實現的夢。
所以現在的奈落很傷心,很傷心...
我們都走到了這裡,卻沒有辦法再前進了。
我已經無法想像再這樣下去,以後的每一步該能怎麼走。
但是,奈落必須還是要前進。
即使你總是動彈不得。
你只適合過著你自己的生活,而奈落必須選擇,不再一昧配合與等待你的節奏。
因為奈落是有著如此堅持的樂團,是有著如此具體目標的樂團。
若不是有著同等決心努力與毅力,我們再想幫你,也是會有氣力用盡的一天。
因此,我們還是就走到這裡吧,放開你也放開我們。
你是個有才華的人,願你有一天能在某個你真正專心致力的領域中,開花結果。
到了那一天,我們都會為你感到高興。

from nao
跟你玩團的這些日子以來真的真的 真的 真的 很高興。
正當我們找bass找得筋疲力盡的時候
你出現說要加入我們。
也會想起你曾經說
要跟我們一起玩下去的時候
讓我覺得樂團(人生)充滿未來。
不管我們經過多少挫折
都會覺得是因為有你和身為奈落的大家
讓我燃起希望。
但是這麼久的時間以來
我們未曾感受到你對於這個團的參與感以及責任感,是個性所為還是覺得沒必要?
一次次的事件過去了,是人都會有無力感如果你覺得是我們絆住了你,那我可以跟你說恭喜你你可以朝你的電影夢邁進了。

from hiro
親愛的Rika、我門関係好像己経走到尾聲了、従今以後各自発展、也希望大家都能有不錯的成績。
関於之前留下來的器材、希望邇能還我門、當邇有空的時後我門會去拿的、以上、謝謝邇這両個月來的參與、再會了。

from sho
或許這一切,很像又走到了原點
當初是我拜託你來最終夜的,很謝謝你
這一年多來,認識你也很有限
原本覺得這樣下去也無所謂,團有在動就好
但事情總是沒有想的那麼簡單
我看不到熱忱,跟最基本的尊重
時間不斷的前,我們再也不能等下去
這是很痛苦的決定,但也是無法倒退的決定
希望奈落沒有成為你的負擔
沒有了奈落,我想你應該會輕鬆一點
這是為了你好,更是為了奈落好
台灣是個有人情味的地方,走到哪都會有人熱情的招呼你
也像你所說的,你想成為電影導演,你有你在這個土地上要追求的
也祝福你,Rika!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北村翔 的頭像
北村翔

~Blue Spring's Scream~

北村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